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百四十九章 说话算话

作品:天降横财|作者:爱吃萝卜和芹菜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5-06 16:27:42|下载:天降横财TXT下载
  “拖出来。”

  不给威廉任何的反应时间。

  秦凡站起身,摆摆手就往外走。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!谁他妈敢动我一下!老子不是你们华夏人!我是希伯来领事的女婿!你们敢动我,连华夏都容不了你!”

  无视威廉的大声吼叫威胁。

  保镖打开铁门,抓着他的头发,从地上一路拖到门外。

  “今天没有下雨啊……”

  秦凡站在门口,有些失望地看着艳阳高照的天空。

  同时,董叔在一旁垂手说道:“少爷,交给我来做吧,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在旁边看着就好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秦凡点点头,他现在确实还需要旁人的搀扶,四肢软弱无力,不太适合干这种粗活。

  董叔心领神会,立即搬出个凳子,擦干净之后,放在一边,搀着秦凡坐下。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!几个屁民!也他妈敢动我!一群垃圾!华夏的贱狗,我会让你们后悔的,希伯来领事会替我讨回公道!让你们全都死,全都都得死!!!!”

  威廉在嘶吼中,被保镖硬拖在地上给拽了出来。

  他躺在地上,当阳光照在他脸上的时候,许久没有见到阳光的威廉,下意识地就用手挡住了眼睛,在实现的短暂适应过程中,却听到了一句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  “先打算两条胳膊吧。”

  秦凡坐在一边,淡淡说道。

  碰!

  话音还没有落地!

  威廉只感觉一股重力砸在了挡在眼前的胳膊上,紧接着就是“咔嚓”一声,眼睛当时一黑,直接就昏死在了地上。

  “这么不经打。”

  秦凡摇了摇头。

  “抬桶水过来。”董叔吩咐道。

  狗笼区,到处都是在放水的水龙头。

  保镖直接拽着一根水管子走过来,掐住了管头,激流的水柱,瞬间就冲在了威廉的脸上。

  “啊!!!!!”

  眼睛还没有睁开,骨骼断裂的剧痛,就让他张大了嘴,大声嘶吼了起来。

  “我的胳膊!你们这群贱种!居然敢打断我的胳膊!领事馆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我要你命的命!!啊!!”

  碰!

  董叔手里握着在雨水冲刷下,生锈的三角铁,向上高高举起,猛地挥下!

  坚硬的三角铁,再一次狠狠地砸在了之前的伤口处。

  以肉眼可见的程度,三角铁直接撕开皮肉,深深陷入了胳膊。

  而这一次,威廉根本俩你叫都叫不出来,猛地向上一仰脑袋,眼珠子上翻,张大了嘴,喉咙里发出“咳咳咳”的怪叫。

  碰!

  第三下!

  董叔用力将三角铁从骨头里拽出,用尽了全力,准确无误地,凿击在了威廉的手关节。

  “咔嚓!”

  这一声骨头被砸碎的脆响,让在场之人,无不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浇醒他!”

  董叔收回了三角铁,大气都不喘一口,直接说道。

  当威廉再次被激流的冷水浇醒时,双目已经呈痴呆状态了。

  同样,他的右手,也就是之前用来挡住太阳的那条胳膊,就好像完全不属于他自己一样,耷拉在肩膀上,肉眼可见!在破开的皮肤里面,漏出一截截被打乱的骨茬,还连着筋和肉,触目惊醒!

  “该另一只了。”

  董叔快步向前,弯下腰将威廉的左胳膊,拽起来放在水泥地上,就在他举起三角铁,打算再度挥下时,却被秦凡忽然叫住了。

  “我听说张岚的爸,张远也被关在这里?”

  秦凡在来的路上,陈志光在电话里告诉他说,因为张岚的缘故,董叔亲自去抓的张远,就关在狗场,等待发落。

  董叔点点头,脚底下也没有动,就拿手指向旁边一个关着大型杜高的铁笼子里,说道:“就在这。”

  顺着董叔的手指望过去,秦凡才发现,在距离不到十米的地方,那个狗笼里,正有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,面色惊恐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,十根抓住铁栅栏的手指,因为太过用力,而已经失去了颜色。

  “让他出来。”秦凡淡淡说道。

  不等董叔吩咐,立即有保镖大步向前,打开铁笼,伸出手直接抓住张远的领子,从地上拖了出来。

  “秦少,秦少饶命啊!张岚做的事情我确实一直都毫不知情啊,那些日本人,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一切都是张岚在重点捣鬼,我也是被她利用了啊秦少,求求你放过我,不管让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!”

  张远已经被吓尿了。

  光是笼子里那条战旗离有一两米高的凶狠杜高犬,就已经让他的精神彻底崩溃。

  再加上亲眼目睹了,威廉一条好好的胳膊,生生被三角铁砸出骨头茬出来,浑身的血都凉了。

  在秦凡面前,他根本连个屁现在也都不敢放,哆哆嗦嗦地,只求能保住一条全尸。

  “什么都愿意吗?”秦凡笑了。

  “我什么都不愿意!”张远大声喊道。

  “那你让张岚现在过来,我有话要跟她说。”秦凡笑道。

  “张,张岚?”张远蒙住了,“秦少,我联系不上她啊,自从那天她说去江市,手机就再也没有打通过,我到现在还想找她呢,远方集团被她坑的这么惨,就算她是我的亲生女儿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的!”

  秦凡扫了他一眼。

  知道张远没有说假话,但还是问道:“她做的事情,你真不知道?”

  “天地良心啊秦少,我张远在华夏干了一辈子,能不知道您是谁,沈老爷是谁吗,再说我好歹也是千亿的身家,几辈子都花不完,根本用不着再了钱,去做这种掉脑袋的事情啊秦少!”

  张远跪在地上,冲着秦凡,拼命磕头。

  秦凡相信他说的是真的。

  他在来的路上,就已经查过张远的发家过程,虽然年轻的时候敢打打拼,但这些年早就销声匿迹,如果不是这次和东林金融的合作,恐怕就已经退休去海外养老了。

  秦凡点点头,“那这个人你认识吗?”

  “不认识!”张远急忙摇头。

  “亚伯威廉,从来都没有听说?”秦凡问道。

  “没有!”张远连连摇头,生怕自己和这个外国人,扯上关系。

  “那就好办了。”秦凡看向董叔,“直接打死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董叔拖着三角铁上前,直接忽略了地上的一条胳膊,目光盯准眉心,在威廉的大叫中,三角铁挥下,直开眉心!

  “我说!”

  威廉几乎是闭着眼睛,才大声将这句话喊出来。

  董叔手上的三角铁戛然而止,同时就听秦凡问道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  “我的本名叫奥德里奇威廉,亚伯威廉是我哥哥,我一直是用他的名字和身份职务在外面招摇撞骗的,我哥哥才是领事馆希伯来领事的女婿,而我什么都不是,包括告诉张岚的一切,全都是假的!那天我也是听我哥打电话,说在南都有腿模要拍广告,才冒充他的身份来的!这样总可以了吧!”

  在威廉大声吼出这一切之后,秦凡和董叔对视了一眼。

  相视而笑。

  “都录下来了吗?”

  秦凡扭过头,问着身后的保镖。

  “回少爷,都下来了。”

  保镖恭敬说道。

  “那继续吧。”秦凡说道。

  “继续?”

  这一次不光是保镖,就连董叔也都愣了一下。

  “打死吗?”董叔问道。

  “不然呢?”秦凡反问道:“总得说话算话啊,要不然传出去,我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!”

  “打死!”

  秦凡站起身,头也不回地便转身离开。

  只留下董叔一个人站在原地,目光希冀地看着秦凡离开的背影,点点头,将手中的三角铁高高挥起,再猛然落地,鲜血四溅,沾满了他的全身。